玄胤Yuki@羽生是大天使

長期蹲坐於傘修坑,永遠跌坐在羽生坑。

【快新】第九十九次初恋

喜歡喜歡!!!!

lazy wind: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相爱相杀30题之第5题 第九十九次初恋







在东大街的第二个路口左转,尽头是博森艺术馆,转过去后会看到钟楼,路边靠近咖啡店的地方有个月台,朝着月台漫步过去,在第四朵玫瑰花开放的时候停下脚步。


 


默念着已经走过接近上百次的剧情,工藤靠近路边的垃圾箱,随手将易拉罐丢进去,又悠哉地离开,漫无目的地享受着最后的自由时刻。


 


如果这时候有人恰好经过这条路,肯定会兴奋地叫喊出声:“啊,这不是《名侦探柯南》里的工藤吗!”


 


《名侦探柯南》,知名偶像攻略游戏,由人气推理小说改编,知名画师担任美工,上市第一周就占据了周榜第一,之后更是挤进年榜前十,成为少有的凭借推理题材获得巨大成功的作品。


 


而作为游戏主推的角色之一,工藤新一的形象几乎到了无人不知的程度。从容地周转在各大犯罪现场,于重重迷雾中抽出线索,在看似最不可能的情况下觅得真相,他依靠出众的头脑和优越的外形俘获了一大批粉丝。


 


放在平时,工藤这会儿应该正绷着表情,严肃地在某个犯罪现场分析线索。只是日复一日地浸在犯罪里,念着重复的台词,做着重复的推理,一桩案件进行了上千遍,下一桩还是在编剧美工脑子里盘旋,这样枯燥的日子,就算是名侦探也是偶尔会感到厌倦的。


 


今天周一游戏更新,是所有角色的休息日,每周只有一次的放松机会,却被用于在另一个游戏里游荡,工藤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却还是从容地沿着街道走了过去。


 


他目前所处的这个世界名为《原点》,并不是什么大制作,只是某个粉丝出于对他的喜爱,而自行制作的剧情游戏,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概就是添加了新角色,并且剧情主打两人的恋爱过程。


 


考虑到原作的火爆程度,类似的恋爱游戏市面上实在太多,原本它也不可能引起工藤的兴趣,但偏偏这个被强行加入的新角色并不是普通人,而是姐妹作《怪盗基德》的主角,黑羽快斗,自从在《名侦探柯南》中客串了几回之后,就牢牢占据着热度榜前五之一的人气角色。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在偶然发现了这个游戏之后,工藤附着到了主角身上。


 


眼前仿佛昏暗了片刻,随即被温柔的光芒所围绕,街道渐次铺陈,钢铁碎屑闪着光升腾起来,攀附,叠加,整合,勾勒出大楼的线条,大片大片浓金色的阳光倾倒下来,撞进他眼中辽阔的海,又四散开来。


 


计算在瞬息间完成,信息被破译,大量幽蓝色的数据涌进脑海,工藤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然行动自如,仿佛他本就属于这里。


 


第四朵玫瑰花……


 


目光扫过不远处街道旁的花圃,他踏着设定好的轨迹走过去,还没到目的地,就已经注意到了挨挨挤挤的人流里,不驯服地翘起的乱发,然后是相似的面容,即使面无表情看起来也像是微微弯起的嘴角,扬起来拉出坚硬线条的下颌,以及随意地敞开的校服外套,挽起的袖口。忽然对方的目光扫过来,在注意到工藤的时候,他愣了愣,随即强行扭转了脚步快速走过来,他的眼睛那么明亮,嘴角塌下去弯出迷人的弧度,像是要把人紧紧拥抱住。


 


好像不自觉的就沉溺进设定里去了呢。


 


工藤习惯性地想要闭上眼定神,却被程序拖拽着不得动弹,只能看着对方朝他走过来,带着一身盛夏阳光的热烈气息。


 


“你就是那个工藤吧?我经常看到你的报道,特别喜欢你。”他兴奋地说着,却忽然一顿,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唐突,伸手抓了抓头发,朝工藤笑了笑,“啊,对了,你应该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其实是知道的,无论是钟楼顶上翻飞的斗篷,还是午后不经意绕过指尖的风,亦或是海洋馆里犹豫的脚步也好,愉悦,悲伤,骄傲,慌乱,所有的情绪我全部都见过,你的眼睛,隐匿的孔雀蓝,在过去的上千个有月亮的夜晚,我已经见过了无数次。


 


“那么自我介绍一下,黑羽快斗,普通高中生,目前就读于江古田高中。”


 


言语飞扬起来,弹跳着跃入耳廓,像是拉开饮料罐啪的响声,工藤不自觉愣住了。


 


太相似了,无论是上扬的尾音还是蜜糖堆叠般黏稠的语气,亦或是贴着耳廓的私语一样的声线,简直像是那人就在这里,就在他身后,身体靠过来圈住了他,侧过头压着耳朵低低地笑。或许设计者就不该把他们的声音合成软件卖出去,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就算是他,也会忍不住觉得……


 


比想象中的还要有吸引力一点啊,明明应该只是不完全的造物而已。


 


精神有些飘忽,在画面看不到的地方,工藤伸手按上心脏,剧烈的跳动透过皮肉传达出来,他几乎就要笑出了声,却看到对面的人惊讶地挑起了眉。


 


原定数据里有这一条吗?还是说是对于他突然行为的反应?只是业余水平的制作,应该不至于会出现自我意识才对。


 


侦探的天性被挑动起来,他脑中瞬间闪过数种可能性,对面的人在这点时间内却已经恢复了全然沉醉的表情,激动地叙述着先前的报道,他的眉梢飞扬起来,掩去了工藤些微的怀疑。


 


看来是系统bug,到底只是个普通的游戏,没有经过精密的计算,偶尔出现错误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就算是有意识又能怎么样,声音再相似,性格也不可能完全一样,毕竟这个充满了少女初恋情怀的剧本,为了剧情发展需要和制造浪漫情调,原本就有着不小的性格上的偏差。


 


“很抱歉我现在要赶去案发现场,很感谢你的支持,有机会再见。”


 


冰凉的电子合成音突兀地响起,让工藤没有想到的是,玩家似乎是故意要破坏这段爱情一般,选择了看起来最没有希望的一种。


 


虽然和其他甜腻的选项比起来,这的确是最贴近他性格的回复没错。


 


伴随着黑羽的“那下次再见”,此段剧情结束,是否重新选择的对话框弹出,屏幕外传来轻轻的一声“咦”,似乎是有些不解的样子,却还是坚定地选择了继续。


 


接下来的剧情也是如此,无论是祭典上的相逢还是校园里的偶遇,玩家似乎打定主意要拆散他们,就算气氛再浪漫旖旎,也会在名侦探的不解中沦为平淡,甚至于就连几乎百分百会触发的,直接将选项送到面前的额外剧情都被错过了。原因就是忙于破案,直接拒接了黑羽的电话。


 


看起来玩家似乎是个原作粉丝,即使到了恋爱游戏也还是恪守着侦探的沉稳内敛,一百六十个选择已经走过二分之一还多,好感度还只有可怜的二十,距离目标一百有着遥远的,几乎是不可企及的距离。鼠标被她点得噼啪响,隔着层屏幕都能感觉到那份烦躁。


 


原本也应该这样,恋爱白痴的名侦探设定,在小说里连对青梅竹马都不敢开口,和几乎没有交集的怪盗就更不可能会有怎样的结局了。


 


“抱歉,听警部语气似乎又有案件的样子,我得走了。”


 


又是错误选项,虽然没扣好感度,但这样下去是肯定到不了最佳结局的,说不定最后会沦为普通朋友,甚至是陌生人也说不定。


 


正当工藤思索着要不要进入其他玩家的游戏的时候,黑羽却突然开了口。


 


“不愧是名侦探啊,永远这么从容而可靠,只一点点线索就可以推理出整个真相。”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却像是挣扎又像是在压抑着什么,素来明亮的尾音低落下去,掩盖住了不自觉漫开来的,极其细微的情绪。


 


“而我却总是在打扰你的样子,你是不是会觉得我很烦?”


 


望着对方的眼睛,工藤突然感觉到了强烈的悲伤,浓郁的蓝色占满了整个画面,他垂下眼睛,离开的想法忽然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眼前突然暗了下来,看样子玩家是终于忍不下去,切换了页面去查攻略了。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就可以有些自由了,虽然不能说话,但可以放松地做做动作,工藤很熟悉这样的情况,作为被设计来增添游戏乐趣,给人惊喜感的智能,他的职责就在于此。


 


所以现在也就轮到他自己收获惊喜感了。


 


看到对面的人朝自己招了招手,工藤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他伸出手指压到唇上,眨了眨眼睛。


 


保密,一个工藤很熟悉的姿势,应该是从后面的剧情里借了过来。


 


系统出错吗,还是说制作者的水平已经高到足以使他具有自我意识了?


 


没来得及思考出结果,画面已经重新亮了起来,玩家似乎从攻略里得到了信心,非常迅速地按下了选项。


 


“不,是我太冷淡了,接下来我会注意的。”


 


偷偷比了个胜利的手势,黑羽笑了笑,好感度在经历了长时间的坠落后终于开始回升。


 


“那就好。”


 


大概是因为有了攻略,之后的路途都异乎寻常的顺利,虽然时不时地要停下来借鉴一下前人的经验,但总体上还是很快地推进着。


 


在接连的赏花,游湖,共进晚餐,互相留宿,甚至是共同旅行等一系列事情中,“黑羽”时不时地趁机和工藤交换下想法,或是摆个动作,又或是比个手势,虽然工藤始终在怀疑他的身份,但两人也算是勉强建立起了某种默契。


 


终于时间来到结局前夕。


 


在某次散步过后,黑羽笑着递过来一个信封。


 


“猜猜里面是什么?”


 


又是这样相似的神情,工藤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不是没有想过某种可能性,只是每次想到那里,就像是逃避着什么一样,不想再想下去了。


 


“啊。”屏幕外忽然传来轻微的抽气声,“不好,这部分没有攻略。”


 


已经临近结局,目前好感度是七十七,还剩最后两个选项,已经不可能打出满好感度的最佳结局,依照她先前的准确率,最有可能打出的剧情应该是结局线四,白首如新——已经相交多年,却仿佛初次相识。


 


看上去并不是个太好的结局,工藤这样想着,和黑羽交换了个眼神。不用被迫说出那么多浪漫的情话,事实上应该也不算是太恶劣的情况,只是会觉得稍微有些可惜罢了。


 


选项被犹豫着按下,工藤拆开信封,露出里面的卡片,他抬起头疑惑地看向黑羽,却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卡片上写着周日楼顶见,飞扬不羁的字,游过眼前像是自由的风。工藤听到玩家欢呼了声,随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米花饭店楼顶。


 


米花饭店楼顶,原作里一处重要的场景,工藤新一和怪盗基德的对决地点之一。


 


选项被按下,工藤推开楼顶的门,最后的台词含在舌尖即将送出。


 


最后还是回到了名侦探推理的经典场景吗,简直就像是放下所有去靠近你,绕了一大圈,结局却还是没有改变一样,或许这才是正确的也说不定。


 


不等等,之前没有触发额外剧情,好感度又不满八十的话……


 


“我如约而来了。”


 


达成成就。


好感度上升。


额外剧情触发。


进入隐藏结局。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呢,你来赴我的约。”


 


黑羽倚在栏杆上,闭着双眼,双手放松地搭在两边,听到开门的声音,他睁开眼睛望向工藤,和初遇时一样的眼神,夜风将他的衣摆撩起来,摇动着像是要把人紧紧抱住。仿佛被那样的表情蛊惑了,工藤不自觉上前几步,眼睛追随着缠上他的轮廓。


 


“你只是把与我的相遇,当做与这世上的千万人之一相遇了吧。和毛利,和宫野,和服部,和白马,和某个证人或是罪犯,和擦肩而过的路人没有区别。”


 


“可我不是。”


 


他压低了嗓音,尾音沉降像是消散于风里的月色,那是工藤极为熟悉的声音,介于基德和黑羽之间的声音。


 


“在遇见你之前,我已经想象了无数次,我应该如何开场,怎样自我介绍比较合适,太热情了你会不会觉得厌烦,冷静些是不是又会落入俗套。我收集一切有你出现的报纸,看所有关于你的新闻,在你走过的地方停留,抚摸过你摸过的门把,我想象我的手覆在你的手上,抱住你在你耳边轻笑。虽然知道那些都只是虚妄,却还是擅自期待着和你的相遇。”


 


“那天你没接我的电话,我对我自己说,算了吧,就到此为止吧,却还是忍不住拨了一遍又一遍,焰火蹿上夜空,我却什么也看不见。”


 


“在我们相遇那天,街道边的花圃里,第四朵玫瑰花恰好开放,我特意选择了这样一个开场,但你大概没有注意到吧。”


 


“是花啊。”


 


在玩家的视线之外,黑羽捻了捻手指,右手腕翻转过来,手指朝前一摊,工藤几乎是在瞬间就认出了这个动作,他曾经看着他做过无数次,却未曾期待过有一天能够亲身经历的动作。


 


阻挡在眼前的迷雾倏地散去,先前种种怀疑和猜测逐渐脱落,暴露出简单到直白的事实,工藤望着对方的眼睛,终于确定了他的身份。


 


他的手指轻轻颤抖起来,下一段对话,下一段对话应该是……


 


“那时候我并非在说谎。”


 


“我喜欢你。”


 


像是有炸弹在耳畔爆炸,工藤目光茫然地乱飘,大脑飞快地运转着,所有的映像在他脑中转了一圈又纷纷跌落,暴露出藏在背后的,相遇以来的画面。钟楼顶上的羽毛飘荡着落下来,心跳却快得像是要冲出喉咙,目光交汇的瞬间,他确信自己听到了某种旋律,遥远而真切,像是涟漪里漂浮着的纷乱的月光。


 


眼前没有玫瑰花,当然没有玫瑰花,制作者没有加入这个设定。


但他已经看到了盛放。


 


“好。”


 


和着脑海里的声音念出这个词,工藤顺势拐过街角,感觉到风扑面而来,他嘴角扬起,快步走向他的第九十九次初恋。


 


【The end】

评论

热度(65)

  1. 玄胤Yuki@羽生是大天使lazy wind 转载了此文字
    喜歡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