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胤Yuki@羽生是大天使

長期蹲坐於傘修坑,永遠跌坐在羽生坑。

[月歌]/[隼泪]一指流砂

竟然能看見這對!!

伽十:

  01


  


  有霜月隼在的地方,温度永远都是完美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隼会魔法,魔王大人身边的温度总是固定的,不高不低的刚好21摄氏度,也难怪每到夏天或者冬天,以黑田白田为首的小动物们都会成群结队的自发环绕在魔王大人身边,乖乖的当着魔王大人的靠枕。


  【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泪抱着自己的乐谱,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被隼当成枕头压在脑袋底下的黑田,和难得会在公众场合睡着的隼。


  【是因为最近的工作太多了所以才这么累吗?】


  盛夏的午后总是沉闷又困倦的。泪把手里的乐谱放在了桌上,小心翼翼的靠近了躺在沙发上似乎是睡着了的隼。


  越接近隼,就越能感受到一阵清爽的凉意。泪第一次知道,原来夏天和秋天的距离,不过是他和霜月隼之间三步的距离。


  他在沙发前轻轻蹲下身。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被当成枕头并且陪着魔王大人一起午睡的黑田突然睁开了眼睛,不过在看见来人是泪以后,它甩了甩耳朵,重新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隼睡得很沉,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抖着,好像下一秒就会睁开眼睛一样。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即使是睡着了,脸上也带着浅浅的笑意。泪眨了眨眼,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


  虽然用“美艳”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人不太合适,但泪确实找不到其他词语来形容面前这个人的长相了。作为Procellarum的队长,霜月隼拥有一张绝世无双的脸。说好听点,那张脸可以蛊惑众生,很少有人能不受魔王大人浅浅一笑的诱惑,逃出生天;说不好听点,这人长了张雌雄莫辨的脸,天生就是用来勾引人的,谁上钩了谁倒霉。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午后。宿舍里很安静,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出门去了,只留下了似乎怎么睡都睡不够的隼和要练习钢琴的泪在家。


  睡着了的隼看上去要比醒着的他无害多了。泪这样想着,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些困了,他想站起身回房间睡一会儿,可是隼身边的温度让他有些不舍,他想了想,最后鬼使神差的就着自己打量隼的姿势靠在了沙发边上,他呼吸着从隼身上传来的香甜的类似冰淇淋的味道,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泪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被随手放在桌上的乐谱也被好好的收在了床头柜上。他抬头望向窗外,残阳似火。


  “泪,吃饭了哦!”


  有人轻轻敲门,是海的声音。


  “……我知道了,马上来!”


  泪起身开门,跟着海一起走到了大厅。


  Procellarum的饮食一直有专人负责,不过今天难得大家都在,夜亲自下厨做了一大堆菜。泪跟着海走到餐厅时,其他人都已经在餐桌前坐好了。泪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抬头,就对上了隼充满笑意的碧眸。


  他的唇角微扬,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像极了一只在密谋着什么的猫。


  


  泪在晚饭后单独找到了隼。彼时,隼刚从浴室走出来,黑色的浴衣遮住了他大片白皙的肌肤,银色的发丝上还挂着透明的水珠,嘀嗒嘀嗒,落到纯棉浴衣上,打湿了肩头一大片。


  “找我有什么事吗?泪。”


  魔王大人并没有在意他湿漉漉的头发,他眨了眨眼睛,率先开口,把泪从怔愣中拉回了现实。


  “……今天下午,是隼把我送回房间的吗?”


  “是的哦,是我把泪抱回房间的,公主抱的那种哦~”


  “……”


  “放心,没有被别人看见呢。”


  “……”


  泪摇了摇头,其实他并不介意有没有别人看见。


  他看着一滴水珠顺着魔王大人银色的发丝滑下,滑过白皙修长的脖子,顺着胸膛,消失在黑色的布料下。泪莫名有点口干舌燥。魔王大人经常会有这样色气满满的时候,但泪还是第一次有被魔王大人诱惑到的感觉。


  泪移开了视线,他深呼吸一口气,假装自己很镇定:“……我先回去了。”


  他转过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刚走出一步,就被人拉住了手腕。有人从背后靠近他,带着那人最喜欢的哈根达斯的香味,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下一次泪可以直接睡到我怀里哦,我会吻醒你的,我的睡美人……”


  隼松开了拉住泪的手,泪没有回头,直接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他不想让那人看见自己涨得通红的脸。


  


  当泪再一次看见隼躺在沙发上睡着时,已经是一周后的事了。要说起来,能有这样单独待在宿舍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也就是不常出门的泪和经常无所事事的隼才能找到这样独处的机会了。


  这一次隼是斜靠在沙发上睡着的,他的怀里空了出来,就像特意为什么人留的位置一样。


  泪站在沙发前看了良久,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靠近,将自己送进了隼的怀里。隼身上的温度很舒服,泪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渐渐睡着了。当然,泪一点也不惊讶自己再一次醒过来时,是躺在自己的床上。


  从那以后,泪就感觉自己和隼之间有了某种默契,他习惯了在大家都不在的时候悄悄待在隼的怀里午睡,然后在大家回来之前被隼抱回房间。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小秘密,持续了一整个夏天的小秘密。


  


  02


  


  魔王大人的肩膀看上去并不算特别厚实。至少在泪看来,魔王大人在外表上能给人带来的安全感是远远比不上海的。


  “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武力值高低,真是太幼稚了。”


  魔王大人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可奈何。


  


  事情要从几个小时以前说起。


  “我们一起去花火大会吧!”


  阳把夏日祭宣传单重重的拍在了桌上,兴奋的提议:“难得我们今天没有工作,刚好遇上了花火大会,不如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怎么样!”


  海看了看宣传单,附议道:“好啊,既然有机会,我们就一起去吧。”


  “花火大会啊,一定会很热闹的!”


  郁开心的像只小鸟一样跳了起来,他还没来得及落地,就听见隼缓缓开口:“这个提议不错呢。”


  众人纷纷望向隼:“→_→”


  隼优雅的喝了一口红茶,见所有人都望着他,他难得有些不解的开口:“怎么了吗?我可没有反对哦~”


  “就是因为你答应的这么干脆才有问题!糟糕,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阳捂着脑袋,似乎想把不好的预感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


  闻言,隼轻轻放下茶杯:“既然阳都这样说了,那我如果不做点什么,不就浪费了阳的心意吗。”


  “……”


  隼看了看一副如临大敌的阳,视线从Procellarum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了泪身上。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泪莫名的的有种不好的预感,阳更是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你们不觉得我们六个这样出门,太显眼了吗?如果被我们的粉丝认出来……”


  “那你想做什么?”阳警惕道。


  “这个嘛……”隼勾起嘴角,笑得好不开心:“当然是,要伪装一下了……”


  


  “他就是故意的!”


  阳气冲冲的走在大街上,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很别扭,衣服紧梆梆的,勒的他差点喘不过气。


  他走过一排台阶,差点被绊倒,幸好及时被跟着他的夜拉住了,才没有摔下去。


  “小心一点,不习惯我们就慢慢走吧。”


  夜无奈的叹了口气。


  阳身上穿的是一套红色的女式浴衣,上面绣了些碎花,穿在阳身上,如果不看阳目前已经扭曲了的面部表情,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为什么我一定要穿成这样出门啊!”


  阳丝毫没有淑女范的原地跺了跺脚,惹得周围路过群众纷纷侧目。


  夜赶紧拉着阳逃离现场。


  


  “我们六个人这样出门太显眼了,不如,其中三个人就穿女装吧!”


  隼笑眯眯的提议。


  “……”


  魔王大人想做的事,很少有失败的。尽管阳一直在激烈反抗,但“谁来穿女装”的抽签活动依然轰轰烈烈的进行着。


  而最后的抽签结果,要穿女装出门的是:郁,泪和阳。


  “这个活动谁发起的谁就应该要参加啊!”阳把一件白色的女式浴衣扔到隼面前,默默腹诽经纪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这么多女式浴衣。


  “我也不介意穿女装,可是以我的身高,穿女装不是更显眼了吗?”隼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阳。


  “……”


  总之,一阵兵荒马乱后,众人终于浩浩荡荡的一起出了门,虽然刚到目的地不久就走散了。


  


  “阳和夜不知道去哪里了,不过应该没问题。可是你们三个一定要跟紧我,绝对不能走散了,听见了吗!”


  海一手拉着泪,一手扯着隼,顺便示意郁去拉住隼,防止他逃跑。


  “知道了知道了,海真啰嗦~”


  隼抱着胳膊,任由海和郁拉着自己。


  泪好奇的打量着长长的街道。他不是一个喜欢人多的人,上一次参加庙会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旁边一家卖章鱼烧的店吸引了,完全没注意到人潮汹涌。等他回过神时,他已经被人群挤到了一条漆黑的小巷口。


  “……海?”


  泪左右看了看,没有他熟悉的身影。


  泪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他们并没有约好要在哪里见面,泪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他站在原地犹豫着,突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把他往漆黑的小巷深处跩了几步。


  泪下意识的挣脱,回过头,就看见两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小妹妹和朋友走散了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玩?很好玩的哦……”


  街头混混打扮的男人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伸出手,似乎是想拉住泪。


  泪还没来得及躲开,就突然感觉有人从背后拉了他一下,下一刻,他已经被圈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有什么好玩的,带我一个可以吗?”


  隼笑眯眯的护住泪,把他往怀里带了带。


  “隼……”泪下意识的拉住了隼的袖子。


  一手抓空了的男人愣了愣,随即暴跳如雷:“你从哪里钻出来的!怎么,就你这小身板,也想英雄救美吗?我警告你……”


  “我可没有要打扰你们的意思哦,我只是想问问你们要怎么玩能不能让我加入而已呢……”


  隼轻笑着打断了男人的话。


  “你!”


  男人正想说什么,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同伴突然拉了他一下,然后从阴影处走了出来。他认真的打量着隼,眼里露出了惊艳的神情。


  “带你玩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乖乖听我们的话……”


  “可以哦,我没有意见,我今天可是希望能玩的尽兴呢~”隼的眼里闪过了一道意义不明的光芒。


  在隼出现以后就莫名安下心的泪突然有些同情的看了看两个混混。他思考着要怎样才能不动声色的给海打电话“求助”,毕竟,如果这两个混混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么Procellarum以后也就别想再有这样一起出来玩的机会了……


  还没等泪找出自己的手机,那个答应让隼也加入的混混已经上前了一步,伸出手就想向隼的脸上摸去,可是他还没有碰到隼,就突然被从天而降的一个花盆砸中了脑袋。


  “嘶……好痛!”


  混混捂着脑袋呻吟着,他的同伴急忙上前查看他的伤势。


  “为什么会有花盆掉下来啊!”


  确认了伤势无碍的混混迷茫的抬头,搜寻着可能存在的“凶手”。


  “你们两个,”隼突然开口,保持着笑眯眯的模样,指了指巷子深处,“我觉得那里不错呢,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两个混混顺着隼的手指望去,巷子深处出现了一个阴森森的鬼屋。


  “……刚才,那里有鬼屋吗?”


  两个混混惊异的瞪着似乎是突然出现的鬼屋。明明是夏天,他们却硬生生的出了一身冷汗。


  “那我们就先进去咯,你们也快点过来吧~”


  已经牵着泪走到门口的隼向两个混混勾了勾手,笑得非常无害。


  ……


  


  海接到泪的电话,赶到小巷时,已经是弄丢隼和泪的一个小时以后了。


  “你们两个就不能早点联系我吗!话说,你们没惹出……呜哇!这是什么!”


  正想说教两人一番的海突然注意到地上躺着两个不明物体,他被吓了一跳。


  “哦,这个呀,是我们今天的玩具……不是,是一起玩游戏的人。”


  隼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让海非常在意的话。


  海按捺住刨根问底的冲动,先抛出了他目前最关心的问题:“这两个人,还活……好吗?”


  他硬生生的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活着吗”改成了“好吗”,差点咬了舌头。


  “嗯,还活着,只是被吓晕了吧,大概。”


  “……”海狐疑的望了望隼身后的那面墙,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算了,没出事就行……花火大会快开始了,你们也快点过来吧。”


  海好心的把两个混混扶到墙边坐下,对隼和泪招招手,转身向Procellarum集合点走去。


  泪抓着隼的袖子跟在海后面慢慢走着。其实他也不太适应身上的女装,穿一会儿还好,穿久了就感觉到特别束缚。


  隼放慢脚步,轻笑道:“今天玩的开心吗?”


  “嗯!鬼屋很好玩……还有,谢谢你……”


  泪忽然想到,如果不是隼出现,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应付那两个混混。


  “我会保护泪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泪。”隼眯了眯眼,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不过啊,那两个混混居然妄图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武力值高低,真是太幼稚了。”


  魔王大人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可奈何。


  “……”


  “啊,对了,”隼上下打量着泪,“难得泪穿成这样了……我可以向泪要一个礼物吗?”


  “礼物?隼有什么想要的吗?”


  “有哦,泪愿意给我吗?”


  隼眨了眨眼睛,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神秘的光芒。泪呆呆地看着,微微出神。


  


  “……我们会被海骂的。”


  泪蹲在隼身边,看着隼迅速的捞起了一堆金鱼,薄薄的纸张一点也没有被打湿的迹象。他抬头,看见捞金鱼铺子的老板眼睛已经瞪的和隼捞起来的金鱼眼睛一样鼓起了。


  “难得的约会时间,总是要给热恋中的恋人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啊~”


  隼将捞起来的金鱼递给惊呆了的老板,示意他全部包上。


  泪提着一大袋金鱼跟在隼的身边。他们趁着海不注意,悄悄的从海的身边溜走了。泪已经可以预见到回去之后海可能会有的反应了。


  隼的脸上带着一个卡通猫咪脸的面具。毕竟他也是一个公众人物,简单的伪装还是需要的。


  当然,在泪看来,魔王大人应该只是单纯的想戴面具了,否则他直接施展一个小小的魔法就足够了,根本不用特意买一个面具。


  


  两人跟着人群慢步行走着。泪左手提着金鱼,右手被隼牵着。他不是一个喜欢人多的人,可是现在,就算周围挤了很多人,他也不觉得很难受,原因……或许是因为身边那人也在。


  “快开始了。”隼突然开口。


  泪下意识的抬头,正好看见五颜六色的烟花在黑色的夜空中绽放。


  “好漂亮……”


  泪喃喃自语。他听见周围女孩们激动的惊呼声,右手被那人紧紧拉住,有人将他拉进了怀中。


  泪有些意外的看着突然将他拉进怀里的隼。


  隼缓缓的揭开了自己的面具,这是一个被无限拉长的慢镜头回放,他露出被遮住了的足以让全世界的人为他尖叫的俊美面庞,他倾身凑近泪的耳边,低声轻笑:“今天的约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哦,我们来一起完成吧~”


  他捏住泪的下巴,微微抬起。泪有些惊讶的张开嘴,下一秒,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覆上了他的唇,带着香甜的气息,毫不留情的夺走了他的初吻。


  泪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隼,他们的距离是这么的近,他可以清楚的看见隼长长的睫毛,宛如绿宝石般神秘莫测的眸子,白皙晶莹的皮肤。这是一个危险又迷人的距离,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十一点钟,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的procellarum众人终于汇合到了一起,回了宿舍。


  隼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黑田背上的毛,泪靠在他的肩上昏昏欲睡。


  “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你们擅自离开的原因了吧。”


  海坐在两人对面,开始进行泪早就预见到了的说教。其他三人也各自换好了衣服,聚集到了公用客厅。


  “原因吗?原因当然是为了近距离的接触粉丝,了解procellarum的人气状况啊~我有在好好工作哦~”


  隼眨眨眼睛,笑得一派天真。


  “……那你了解到了什么?”


  “了解到了很多呢,比如……我们的人气在男性中似乎并不高呢,今天一起玩游戏的那两个人,都不认识我呢,我明明没有伪装的……果然我们还要更努力才行呢!”


  “……”


  “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了,大家去休息吧。”海放弃了早就准备好的长篇大论,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把其他人都赶回房间,自己也准备回房时,突然看见每天都坚持按时睡觉的泪已经靠在隼的肩膀上睡着了。他摇摇头,走到泪身边,准备把泪抱回房间。


  他伸出手想要拉起泪,还没有碰到,隼已经抢先一步抱起了泪:“我送泪回去就可以了,晚安,海。”


  说完,隼已经打横抱着泪离开了。


  “……晚安……”


  海怔愣在原地,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


  可是现在发现也已经晚了。


  隼把泪抱回了房间,替他盖好了被子:“晚安哦,我亲爱的小猫咪~”


  他在泪的额头上留下浅浅一吻,然后离开了泪的房间。


  泪翻了个身。睡梦中,他再一次看见了那双神秘而迷人的绿眸微微眯起,那人用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轻笑:“泪和我约会吧,就当作是送给我的礼物……”


  这个礼物,是谁送给谁的还不一定呢……泪这样想着,很快的陷入了沉睡中。


  今晚,一定会做个好梦吧。


  


  03


  


  作为一个起床困难户,冬天的到来,让泪既开心又困扰。开心的是冬天睡觉可以睡的特别香甜,裹在温暖的被子里,恨不得一觉睡到天荒地老;困扰的是,睡得有多舒服,起床时就会有多痛苦。


  “困扰的人应该是我吧!”


  海领着刚被他花了很大力气才叫醒的泪走到客厅,夜已经端上了他早就准备好了的味增汤。


  泪揉着眼睛,恍恍惚惚的被海推到餐桌前坐下。


  “早上好哦,泪,昨晚睡得还好吗?”


  拥有绿宝石般眼睛的白魔王大人早就已经坐在了餐桌前,他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浅笑着向泪打招呼。


  “……嗯,还好。”泪呆呆的看着对面的人,有些回不过神。


  在起床这方面,procellarum两极分化的特别严重。海,郁和夜都是会起床很早的那种,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赖床;剩下的阳,泪,隼都是起床困难户,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困难。


  在叫人起床这方面,海是深有感触。抛开每天都是被夜叫醒的阳不说,叫剩下的两个人起床的工作,全部都是靠海一个人来完成的。偏偏这两人一个是怎么喊都不醒,一个是醒了也绝对不愿意起床。


  每天早上叫这两人起床以后,海都觉得自己一整天的运动量就够了。经常都是叫两人起床的海身上出的汗,比每天准时出门运动的郁出的汗都多。


  所以当海看见隼在他叫他起床以前就已经乖乖的坐在餐桌前时,莫名的非常感动,感动之余又开始担心隼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或者闯了什么弥天大祸才会这么乖。


  “偶尔也会想早起一次呢。”


  面对众人惊疑的目光,隼波澜不惊的喝着手中的红茶,就和平时一样。


  “如果你能每天都早起,我才会真的谢天谢地呢。”


  海喝了一口味增汤,发自内心的感叹着。


  隼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么冷的天,如果能抱着另一个人一起睡觉的话,感觉一定会很棒。”


  他的话音刚落,阳一口味增汤直接喷了,其他人也惊异的看着隼。坐在隼旁边的海反应更直接,他一把拽住隼的胳膊,开始苦口婆心的教育:“你不会是想找女朋友了吧?我们现在是不被允许找女朋友的,我们以后……”


  “我没有说要找女朋友啊。”隼不慌不忙的打断海的说教,他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中好心的解释:“我只是想抱着一个人睡觉而已。”


  他看着对面的泪笑得温柔,泪有些局促的坐直了身子。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海问得相当直接。


  “想做的……泪,今晚开始,要不要和我一起睡呢?”


  魔王大人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阳喷出了今天的第二口味增汤。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了,郁手里的叉子掉到了桌上他都没注意到,夜看看隼,又看看泪,张嘴好几次,都没能发出声音。


  海抽搐着嘴角。虽然他早就发现了点痕迹,可是他没想到隼会这么直接又这么快的揭露他和泪的事……


  隼全然不在意其他人的反应,他只是微笑的望着泪,就像一只志在必得的猫。


  泪忽然想起了庙会那天,他和他在烟花下的吻。


  “好啊,我答应。”


  他听见自己细微却坚定的声音,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隼的邀请。


  


  当天晚上,泪就抱着枕头去了隼的房间。


  泪站在隼的房间门口犹豫着。他不是没进过隼的房间,可是现在他却莫名有一丝胆怯。


  他在隼的房间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去开门。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门,门就开了。


  隼站在门后,毫不意外一推开门就看见了泪。他轻笑着拉过泪的手,将他拽了进去,随后关上了房门,隔绝了一切好奇的视线。


  “……”


  一直躲在拐角处的几人面面相觑。


  阳戳了戳海的胳膊:“那个……真的不用阻止吗?”


  “……我想我阻止了也没有用吧。”


  海叹气。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平静,毕竟泪是他带了很久的孩子,现在孩子突然和其他男人跑了,他莫名有种嫁女儿的错觉。


  夜在旁边苦笑:“也不要这么悲观啦,如果是隼前辈的话,还是很可靠的……吧……”


  夜的声音越来越小。众人再次叹气。


  “现在想太多也没用,就顺其自然吧……”海宽慰道。


  “也是,我们先回去了吧。”阳打了个哈欠,起身准备回房间睡觉:“还好每天早上负责喊他们起床的不是我……”


  “……”


  阳已经走远了,海呆立在原地久久不能言语。


  ……


  


  隼的房间比其他人的房间都大了许多。这不是说分配给隼的房间比其他人的大,而是这个房间明显被魔王大人施了法术,所以看上去才和其他的不一样。


  隼的房间布置得简洁又大气,虽然进入房间后,最显眼的是那一整排始的周边,全部整齐的罗列在展柜里。泪丝毫不怀疑那里有始出道以后的所有周边,而且魔王大人拥有的始的周边绝对不止一份,泪完全相信隼有好几套始的周边可以观赏用实际用收藏用。


  泪认真的看着一本关于始的剪辑册。上面几乎收藏了所有报纸或杂志上出现过的始的新闻。要做这样一本剪辑册并不容易,看得出来,隼花了很大的功夫。


  泪看着剪辑册里手写的关于每篇报道的简评,他认得出,那是隼的字,看上去非常漂亮。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很难想象隼那样的人也会做这种事,他能感受到隼对始的在乎……


  “在想什么呢?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泪如果不愿意和我说话,我会很伤心的……”


  隼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泪。他搂住泪的腰,尖尖的下巴抵在泪的肩膀上,好听的声音就在泪的耳边响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深情。


  泪匆忙的将剪辑册放回原处,他有些紧张的站直了身体,任由隼抱着他。他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答应隼的邀请意味着什么他很明白。他并不后悔接受隼的邀请,可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面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不过隼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他趁着泪失神的时间,把泪拉到了床边,直接将他压在了床上。


  “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我希望泪能只看着我一个哦~”


  隼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提出了他的要求,泪愣了愣,小声地回答:“好。”


  隼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他的眉眼舒展开来,绿色的眼眸仿佛带着一层雾蒙蒙的水汽,总在不经意间勾人心魄,让人难以自拔。


  “泪真的很可爱呢……”


  隼俯身吻住了泪,泪有些不知所措的抓住了隼的睡衣一角。


  一阵柔软的亲吻后,隼放开了泪:“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他爬上了床,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还对泪招招手,示意他快过来。


  “……”


  泪乖乖的在隼怀里躺下,他搂住了隼的腰,将自己完美的嵌入了他的怀中。


  隼关上了灯,泪只能借着角落里小夜灯的光看见隼的轮廓。


  “……不做了吗?”


  泪向来想说什么都会直接说。


  “泪希望我做什么呢?”隼失笑。他搂紧了泪:“就算我想对泪做什么,也不会是现在,至少会等到泪成年……如果我现在对泪做了什么,海一定会在我面前唠叨个没完没了……啊啊,我才不要那样……”


  隼轻声抱怨着海有多唠叨,泪埋在隼的怀里有些想笑。他突然觉得很安心,至少,他能感受到隼对他是认真的,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轻浮……


  泪在隼好听的呢喃声中陷入了沉睡。


  


  海顶着两个黑眼圈在隼的门口徘徊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去敲门。


  毕竟,已经上午9点30了,再不起床,隼和泪就可以直接吃中午饭了……


  海摸上了隼房间的门把手。


  隼一向是没有锁门的习惯的,反正只要他不同意,也没人能进入他的房间。包括海每天早上叫他起床,都要反复开门很多次,才可能开到正确的那扇门……


  可是现在,房间里不止隼一个人……


  海又犹豫了。他有些担心万一自己开门进去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作为那两个人的监护人的责任感占了上风。


  他深呼吸一口气,推开了门。他有些惊讶居然一次就开对了门。


  “隼,泪,你们起床了吗?”


  海熟门熟路的向床的位置走去,隼的房间里弥漫着哈根达斯香甜的味道,那是隼喜欢,也是属于隼的味道。


  顺利的走到了床边,海很庆幸自己没有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画面。泪依偎在隼的怀里睡得香甜,隼抱着泪,就像抱着一个人型抱枕。


  “隼,泪,起床了!”海加大了音量。


  泪完全没有反应,隼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露出了绿色的眸子,他看了看海,又再次闭上了眼睛。


  “……喂!你们两个!都已经睡了这么久了,也该起床了吧!”今天可是比平时叫起床的时间还晚呢。


  床上没有任何动静。


  “……你们!”海使出了杀手锏——掀被子,他刚拉起被子的一角,就发现被子被人拉住了。


  隼睁开了眼睛,不满的望着海。他把泪向自己的怀里压了压,一把夺过海手上的被子,将自己和泪都完全盖在了被子下,摆明了不想起床。


  “……快点起来!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了!”


  海开始抢被子,隼也死死的拽住被子不肯松手:“……不要起床啦!放手……”


  “……”海深呼吸一口气,继续拽被子:“快点起床!”


  “不要!”


  “起床!”


  “不要!”


  “给我快点起床!”


  “都说了不要啦!”


  “……”


  这是一场战争。这场名为被子争夺战的战争还会持续很久。随着隼的动作上下颠簸的泪无意识的往隼的怀里蹭了蹭,继续安稳的睡着……


  


  04


  


  这个冬天过得很快。可能因为一直和隼在一起,泪基本上没有感觉到冬天的寒冷。


  冬天一过,春天就到来了。春天向来是procellarum工作最多的季节,就算是最会偷懒的隼,都忙的经常半夜才能回宿舍了。


  泪坐在钢琴前,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乐谱。最近的工作很忙,他已经减少了很多练习钢琴的时间了。而且长时间不间断的工作,对于不擅长运动的他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泪。”有人推开了房间的门。


  隼站在房间门口,他还穿着外出便装,明显是刚回到宿舍。


  “隼……”泪下意识的起身迎了上去。


  隼微笑的看着泪走近,他伸出手,抱住了泪,将身体的重量压在了泪身上,一副撒娇的模样:“今天累死了,一整天都在拍摄,这么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我嘛!”


  隼的声音听上去很委屈,虽然泪知道那是隼故意的,但还是忍不住心跳漏了一拍。


  “……海说这段时间忙完了就好了……”


  泪突然觉得不会安慰别人的自己真的太糟糕了。


  “我觉得我这段时间都熬不下去啦!”魔王大人的声音依然很委屈。


  “……那怎么办……”泪怎么也想不到应该用什么方法减少隼的工作。要知道,原本队长的工作就比其他成员多的多,而公司的人都知道隼的性格,已经很努力的替他减少工作了,剩下的,都是非做不可的任务。即使是这样,隼依然很忙。


  泪突然有些同情隔壁的始了,他的工作量应该比隼大的多。


  “泪,”隼突然站直身子,认真的看着泪:“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做吗?”


  “什么办法?”泪有些好奇的问道。


  隼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我们私奔吧!”


  


  等procellarum的其他人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一如往常那样去叫隼和泪起床的海没有在床上发现应该在的人,只在桌子上看见了一张简易的纸条:“我们私奔了。”


  那是泪的笔迹,明显是匆忙写下的。


  于是procellarum瞬间陷入了慌乱中。


  “隼!他自己偷懒就算了,这次居然还拉上泪和他一起疯!”


  “隼前辈应该能照顾好泪的吧……”


  “真是的!别人也就算了!私奔的偏偏是生活最不能自理的两个人!我可不想看见明天的娱乐报纸上写着procellarum队长带着队员流落街头的新闻!”


  “……你们难道没有人关心一下工作吗?他们走了,工作怎么办?”


  “……”


  “……”


  “……”


  这是一场灾难。


  


  “那我们的工作怎么办?”


  同样关心这个问题的还有泪。虽然他已经陪着隼私奔了,而且他本人也很期待这次的旅程。可是他也知道,他们不可能私奔一辈子。


  “只是拖两天而已,没问题的。”


  隼毫不在意的翻看着手里的报纸,泪压低了头上的棒球帽,有些不安的用手指勾住隼的衣角。


  他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是乡下。


  乡下。隼是这样说的。没有具体的地点,走到哪里算哪里,就当作是放松了。


  他们连夜收拾好了行李——必要的几件衣服——趁着天没亮离开了宿舍。有隼在,躲过楼下的安保人员大大方方的从正门离开并不是一件难事。


  他们没有选择只要有隼在就一定会出问题的地铁,而是选择了最常见的大巴,跟随着或者回乡或者旅游的人们,远离了喧闹的城市。


  隼靠在泪的肩上昏昏欲睡,泪望着窗外飞快的向后退去的景色出神。


  这一次出来,他们两人都没有带手机。隼是没有手机,泪是隼不让带。


  “反正我会保护好泪的,泪依靠我就足够了哦~”隼这样说。


  


  漫长的4个小时以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和他们一起下车的人们都或提或扛着很多东西,只有他们两个几乎是两手空空,站在繁忙的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


  “我们走吧,泪。”


  隼向泪招招手,两人一起向前方走去。


  这是一个与大海比邻的小岛,小岛不算大,却拥有美丽的自然风景,泪感受着大海边特有的气息,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隼应该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吧。泪看着走在前面的隼的背影默默猜测。他知道隼是一个名门望族的大少爷,应该很难有机会到这种乡下地区来。


  “泪。”隼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面对着泪,泪回忆着自己听过的关于隼的各种传闻,恍恍惚惚的撞进了隼的怀里。


  “嗯……虽然我很高兴泪的投怀送抱,可是现在我更希望能和泪一起快乐的约会呢。”


  隼摸了摸泪的头,拉住了他的手,牵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泪走在隼的身旁。他见过隼的很多面,不管是面对着镜头说着让女孩子们尖叫的话语的隼,还是抱着始的抱枕,花痴的一塌糊涂的隼,亦或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枕着黑田睡得恬静的隼,他全部都记得,而且那些是他会铭记一生画面。


  隼似乎永远都是优雅又游刃有余的。泪见过他最多的姿态,是他坐在沙发上,端着红茶的模样。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某个小表情,某个眼神,无一例外的衬托着他的高贵和骄傲。他永远都是特别的。


  泪的思绪已经彻底飞远了,隼注意到了泪的表情,他有些无奈的勾起嘴角,开口将泪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这次回去以后,泪陪我回家吧。”


  “……什么?”泪眨眨眼,没听懂隼的意思。


  “我在邀请我的恋人和我一起回家哦,反正……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泪愣了愣,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睛,他想了想,答应道:“好。”


  他捏紧了隼的手,陪着他一起走下去。


  


  这一次的“私奔”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隼和泪在附近村子的村长家中借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拜托村长给事务所打了电话,被事务所派去的人接了回去。


  当然,两人回去以后无可避免的的被海苦口婆心的教育了一顿。


  ......


  


  隼端着一盘布丁,站在钢琴室门口听着里面传出的悠扬的钢琴声。他考虑着等这只曲子结束了再把夜拜托他转交给泪的布丁送进去。


  他抬头望向窗外一碧如洗的天空,微风拂过,带来了一阵清爽的凉意。白云在蓝蓝的天空中组合成了一只月兔的形状,今天注定是一个好天气。


  其实最开始,看见泪趴在自己身边睡着了的时候,是想把他叫醒的,可没想到他不管怎么叫泪的名字,戳他的脸,泪都没有醒。于是他心血来潮的抱起了少年,将少年送回了房间。他很少有这样抱着一个人的机会,尤其是抱着一个男孩子。可是怀中的男孩比以前跳舞时偶然间抱起过的女伴还要轻的身体让他有点惊讶,少年在他的怀里蜷缩成了一团,就像一只刚出生的小兽,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心里仿佛有一根羽毛轻轻飘过,有些痒痒的。他眨了眨眼睛,不由得对怀里的人上了心。


  他慵懒的坐在绿发少年身边,看着对方幸福的咬了一口布丁,露出了满足的笑脸。他被对方像一只猫咪一样的动作逗的笑出了声。对方有些疑惑的抬头望向他,他稍微收敛了笑容,轻轻摇了摇头让对方不要在意。


  这样也挺好的。魔王大人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end


  


  求隼all同好......



评论

热度(93)